驅暑記

來源:金葉文苑(煙草內網) 發布時間:2019-08-30 14:56

在蘇東坡的故居眉山,你總是想找到雪泥鴻爪,以便捕捉這北宋文壇盟主的靈氣。三蘇祠里,上百年的古樹蘇鐵傲立,飛檐之下,蘇軾三父子的歷史濃縮成一枚千古藥丸,服用之下,更需一些遣心宜興的湯劑,才好慢慢消化。而黑龍灘便是這碗湯劑。

黑龍灘鎮離四川眉山市區僅30幾公里,位于仁壽縣。從三蘇祠出來后,熱氣不減,7月下旬的暑氣讓人有些煩悶,在門口的旅行社正好問到了有包車服務,100元,可送到黑龍灘景區,于是快速在此地定下了一農家樂,包車前往。

雖是小鎮,但往來人客并不稀松,在房間里稍作休整后,便去看傍晚的黑龍灘水庫。

涼風漸起,空氣已不似白天灼熱。不斷有風從湖上吹來,橋上豎立一塊“禁止釣魚”的牌子,有各種結伴而行的人,在橋上駐留,傍晚的風景,讓人想起小時候的暑假。有一種似曾相似的往事感,撲面而來。而橋下零星幾人在拋釣魚線,自得其樂。

黑龍灘,其實是個1970年開始動工的大水庫,曾搬遷安置了一千多人口,一些耕地和村莊被淹沒,經過八年才建成。現有85個島嶼,已成景觀。水庫紀念碑上是郭沫若的題詞“黑水灘水庫”,雄健灑脫,背后是四川鬼才魏明倫的賦,恣意汪洋。碑下密密麻麻的人名,均為因修建水庫而光榮犧牲者。這個號稱“川西第一海”之處,和都江堰水庫有著某種關聯,幾十年過去了,這里也成了吃魚的好地方。在“野生魚批發”市場上,翹殼100元一斤、黃辣丁38元一斤、鰱魚25元一斤、丁桂50元一斤……自駕車在門口密密匝匝,就為了一口鮮烀。來買鮮魚回去的,多是仁壽縣或眉山市區的人,所謂的野生魚,其實就是水庫魚,不過當地人都如此冠之以名,為了好招攬客人。

青山綠水之下,農家烹飪也不錯,來者可以在這里的任何一家餐館或農家樂吃到水庫魚,紅燒、水煮、姜爆,又嫩又香,不過價格都會高一倍以上。但人們樂此不疲。

黑龍灘大橋不長,不過別有風情。橋的一面是石梯,高高低低的電燈,錯落有致。但此處封閉了,并無一人在那里停留。只有一艘擱淺的船等著。隨時準備應急出動。圍繞這些石梯的是蔥蘢植被。滿目蒼綠,雖說不上森林之象,但在農地之中,也算賞心。

而橋的另一面則大不一樣。黑龍灘各種島嶼,零零星星,于湖中有清麗之美,天色越黯,晚風越大,人的腳步便停不下似的,要繞著湖水循風而行。有一處疑似小島風景的黑龍灘賓館,其實就在橋的一頭,臨湖而建而已,我不知不覺走到深處,那一片員工住宿區,密不見光,湖風從樹林縫隙中鉆來鉆去,颯颯作響,宿舍里傳來電視機聲,斷斷續續的笑聲,這一幕很像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某國營農場的情形,那里存放了我的童年,所有自然中最溫柔的時候,在這里又相見。我靜靜地在那里站了一會,想抓住些什么,湖水和風互相追逐,直到天色漸暗。

天黑盡的時候,月亮已經掛在樹梢上,又圓又亮,黑津津的湖水中,有了月之倒影,這里不是西湖,僅僅是個小鎮。這樣寧靜涼爽的夏夜已經足夠。人漸漸少了,我倒寧愿在橋上多站一會,聽聽風在說什么。

偶爾,有幾個騎摩托車的小鎮青年,在橋上“穿花”飆車,帶著一種危險的氣息,又揚長而去,群山隱去了顏色,這是夏夜最好的樣子。

等到第二天天明,我們決定坐船去島上看看。黑龍灘的島嶼很多,說來也巧,這天正逢廟會,是觀音娘娘的生日。不少善男信女簇擁著要去黑龍灘第一峰陳大山的報恩寺,我們也跟著上船。

報恩寺三面環水,建于1989年,由山門殿,千手觀音殿、三神殿、大雄寶殿、鐘鼓樓組成,2001年在主峰陳大山完成13層高39.96米,76尊佛像的佛牙舍利塔,是縣境內佛教朝圣的最佳處。

雖然報恩寺很新,但是老人家們都很虔誠。觀音殿、華嚴殿、三圣殿前,都放了十幾張桌子,七八個人圍坐著,或敘話,或喝水吃飯,世事不外乎安然祥和。藥王殿的不遠處,一個77歲的老嫗正在熬制草藥,她把熬制好的藥湯送到殿門,一塊錢一碗,至于什么藥不清楚,幾個信女說,是包治百病藥,喝完一碗,坐下,又與你閑聊家常,人人皆快樂,無所欲求的樣子。

往山頂步行,沿途都是綻放的絲瓜花,一朵黃色接著一朵黃色,紅苕尖在土地里,整齊有序,遍布著農事的歡喜。

在接引殿旁邊,有個沒有掛名的廟子,供奉著泥塑上了白釉的釋迦牟尼,一個79歲的老嫗守著,見人來,就滿臉慈祥,說著菩薩的好處,“阿彌陀佛”“保佑保佑”。她高興的樣子十分真心,你忍不住問問她家里如何,老小、收成如何。小廟的門外結著成熟的豇豆、毛豆,有風絲絲縷縷而來,坐在門口的小竹椅上,正好可以俯瞰黑龍灘大壩,寧靜的湖面上,小丘陵星星密布,人不禁覺得,老在這里也不錯。

老嫗告訴我們,在這里守殿兩三年了,沒人拜菩薩的時候就耕地,種種瓜菜,這些盛夏的果實掛在門口,像她臉色久久綻放的笑容。因歲月而生的皺紋,在此處,竟這么動人。

雖然報恩寺的廟宇比較分散,但前去朝拜的人并不少。沿途各戶人家忙著生產生活,在半路上,正逢一家八十歲的老人辦壽,二十桌農家飯齊刷刷地準備,鹵水兔頭香味撲鼻,爆炒黃鱔引人側目,大蒜、紅辣椒的味道,在柚子樹下,散發尋常人家的歡樂。

一路停停看看,大約兩小時后,到達陳大山的最高峰,華嚴寶塔凌空于此,黑水灘成了一枚郵票上的寧靜風景,一些老人在華嚴殿前訴說家長里短,也有默不作聲圍坐一方,還有一些在抄寫了隨喜人的姓名。

雖然登上了黑水灘的最高峰,卻沒有高處不勝寒的孤獨。你看見的依然是尋常光景。這尋常光景里難掩勃勃生機。

他們大多是農人,其中有賣豆花飯的,賣南瓜饅頭的,說著各自的近況,面帶笑容,甚至會大大方方地說,瞧,這饅頭多好,拍下來,發個朋友圈吧。

黝黑、蒼老的面容,甚至是自然蜷曲的背,都藏不住是勞作后的淳樸。華嚴塔上邊,金色的光芒灑向片片浮云,生存的粗糲沒有磨平他們,一切如故,一切欣然。

大发分分彩-【官网入口】